新闻资讯 News Detail
新闻详情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详情

DOTA2 TI9后日谈之三重梦 上:冠军之梦

发布者:wellbet-wellbet手机官方网站-吉祥体育手机官网 浏览6次 【2019-09-09 22:55:09】

  TI6 Wings在孤立无援的绝境里,用自由到匪夷所思的英雄池和技巧打了所有豪门的脸,豪门鞍马稀,银河无战舰——那就天梯队来拯救一切,网吧班子成了护国神翼。

  TI9失利后,Wings的黄金时代几乎成了中国玩家三年来唯一的心理疗愈。Secret灵魂Puppey曾非常赞赏Wings的理念,从Navi的时代到TI9,贡献了不少野路子,但TI9引领潮流的是OG的精灵奶推体系,OG不仅拿出虚空大牛、猛犸剑圣,决赛更是点出了骨法。

  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:都是网吧班子草莽高手,临时拼凑无人看好。跳刀72岁老年中单,Wings在网吧训练,大爹Notail被队友背叛,最落魄的时候只有几百块钱。“十年河东十年西,莫笑穷人穿破衣。”Ana在Ti前无人问津被中国队踢颠沛流离,最终成为TI线幽鬼虚空猴子,三伪核冲脸,打完TI切假腿,都是最西恩DOTA的方式。曾经几乎没有人看好这支队临时的“杂牌”队伍,挂着临时拼凑的杂牌队称号一路走来,如残酷的安徒生童话的丑小鸭一般,一飞冲天,双冠王朝,TI8、TI9不朽盾永远刻上了OG这5个人的名字。

  OG的五个人实在是伟大的,天将降大任于斯人,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。

  不破不立、大破大立,OG的戏剧逆袭成就了DOTA版伊斯坦布尔之夜,背后一直是竞技的浪漫——芝兰未必生于华堂。

  OG初出茅庐时,横空出世奇迹1穿6,当大家都认为他们TI能拿下的时候爆大冷出局,作为一支拥有4冠Major的战队,却从未在TI比赛中超越8强。

  TI7上0比2惨败给LGD,带着不舍离开了西雅图这个梦碎之地。

  中单Ana离队,TI6杀入决赛圈的大腿Resolut1on加入,然而队伍还是浑浑噩噩,唯一的亮眼表现只有澳门MDL,四爷的本命puck和撸神无敌水人取得了唯一一个冠军。2018年OG的表现更可以用一个“惨”字形容,瑞士鲁迅愤而离队,教练临危受命,又是一段漫长的低迷时光。

  12年两个人都是18岁,一起Fnatic打HON出道,14年一起去秘密,再后来15年大爹一个人去了C9,Fly辗转几个队,Ti5后又叫上了大爹组了Monkeys即OG前身,OG一直到现在其他位置人都换过了,唯有大爹和Fly绝对核心,两人是十几年好兄弟。他们经常亲昵地抱在一起,甚至健身的时候,Fly会把Notail当杠铃片。

  然而变故发生了——FLY和S4一声不吭突然宣布转会EG。一觉醒来人去楼空,队员背叛,分崩离析。

  曾以为知心,转瞬而成陌路乃至死敌。之后的TI8那场宿命之战,大爹明显认真了许多。EG和OG赛后的无情握手,一反平时憨厚乐天的Notail用冷冰冰的眼神对叛徒Fly公开处刑。表情太真实,丝毫没有演的迹象,也没有那种被人调侃的“大快人心”,只有发自心底的冷漠。给背叛自己的人狠狠一耳光,复仇成功了又能怎样,碎了的碗是有璺的,离开的人再也回不来了。

  Ana 16岁时打到澳服天梯第一,但因为澳服DOTA氛围不浓厚,来到中国打职业。2016年Ana成为IG的替补中单,那一天是他“人生中最高兴的一天”, 然而好景不长,当时IG洽谈Burning十拿九稳,因此提前终止合同,把Ana踢了。Ana在IG打的最后一场比赛,用的恰恰是火猫。

  之后这个人仿佛在全世界流浪,风雨飘摇数载后,Ana和Notail做出了那个改变一生的决定——回到OG,顶着OG.Ana的ID重新起航。

  不同的是,不再做那拴狗刷野中单,改打C。漂泊已久的游子回到了故土,俄狄浦斯变成奥德修斯。《奥德赛》是英雄奥德修斯排除万难坐船回家的故事,前半部是“冒险”,后半部则是“回归”。浪漫主义的故事总有这么一节:重铸原点。

  指环王双塔奇兵的高潮里,圣盔谷希优顿王目视围城的半兽人大军——这是一个死局,无从逃避。甘道夫答应矮人王,在黎明前搬来救兵。但当第一缕晨曦洒下,东部的山崖依然空空荡荡,万事休矣。希优顿王看了圣盔谷最后一眼,决死冲锋的一瞬,一身白衣的甘道夫骑着白马踏着晨曦,带着洛汗骑兵,宛如天神下凡,背后万丈霞光。

  TI8前夕就是OG的圣盔谷,路人高手Topson和被抛弃的Ana就是洛汗王和甘道夫。

  大爹召回了被抛弃的上帝Ana,从茫茫人海中拉出了一位芬兰新人路人高手Topson,大爹自己也转为辅助,就是这样一支临时拼凑的队伍开始向TI8发起了冲击。

  TI8总决赛宿命般地,OG又对上了不可一世曾在TI7零封自己的LGD,而这次终于奇迹翻盘举起了冠军盾。

  决赛有个经典镜头:下路一塔处牛头跳大船长接水,拉比克反手一个船长大控住牛,火猫比牛只早醒了30ms,jerAx毫厘之间把Ana救了回来,最终火猫靠着船油的免伤以1滴血极限逃生——船油减伤阶段最低血量77,火猫身上恰恰有17格魔棒,吃掉后血量回到300+,火盾CD前最低血量94,恰好顶住dot最后两跳。假使没有船油,假使魔棒不是17格,假使最低血量少1点······天命如此。

  还有一个小插曲——notail细腻的多操控制小树人把一个刚刷的双倍符给A了,这小小的双倍改变了肉山团的进程,也可能改变了故事的结局。

  最后依然是Ana火猫,将无影拳和飞魂、风杖这个最古老的无敌机制发挥得淋漓尽致,刀口舔血风筝所有人,几次三番空血天秀,力挽狂澜将神都拯救不了的对局扳了回来。

  戏剧性的是,TI8前一次普通的高分天梯,Ana排上了ZDY。Ana玩的电棍,ZDY玩的火猫。

  绝境之时Ana打出了GG放弃抵抗,ZDY在公屏打字:“你是职业选手怎么能放弃,打职业心态要好,不然拿不了冠军。”

  之后ZDY火猫三圣剑拯救世界带ANA躺赢,那盘打了70分钟,末了Ana打字:“U 666”, ZDY在公屏打字:“My God,Ti加油”。

  冥冥中自有天意,TI8决赛OG面临的是同一种绝境,而ANA成了那个永不言弃力挽狂澜的救世主,那个英雄正是火猫。

  90年代游戏史上最激动人心的惊天大逆转是梅原大吾BLOCK凤翼扇。

  梅原大吾2%血的肯VS 50%血的春丽,格挡凤翼扇的2个百烈脚有14下,间隔时间都不相等,还要主动冒险跳起接下春丽最后一个上踢,6秒中只要任何一个输入有0.05秒的误差,就死定了。上帝附体的梅原使出了这个只存在于理论的连续技——空中BLOCK+跳重腿+蹲中腿+中升龙+超必杀。震惊的玩家差点把会场给炸了。美国人把这一刻叫做“EVO Moment #37”,日本NHK电视台把它叫做“背水的逆转剧”。Yutube上这个片刻播放量过亿, Kotaku把这件事排到“电竞十大重要时刻”第一名。

  这6秒足够崇高宏伟,输赢本身都成了黯淡的莹莹之火,细枝末节。

  2000年欧洲杯,南斯拉夫老将米哈伊洛维奇为保护兄弟被红牌罚下,就如瑞典雄狮古斯塔夫二世的死让士兵狂暴奋起一样,米哈的罚下反而激发了南斯拉夫的斗志,在少一人的情况下,最后25分钟内连扳三球将比分定格在3比3。

  在足球史的大逆转里,这场比赛的精彩度和戏剧性也是独一无二的。

  坎尼会战最后也没有令迦太基彻底击溃罗马,最后消失在了历史的风尘中。

  人之为人的最光辉之处,就是他身处某种局限性之中,却依旧能做出无我的、向前的姿态。

  新浪声明: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copyright wellbet-wellbet手机官方网站-吉祥体育手机官网 版权所有.2017 ALL Rights Reserved